政务公开
机构信息
领导介绍
机构设置
权责清单
行政许可
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公示
政府采购
税收管理
工作动态
最新政策
政府信息公开
法制政府建设情况报告
 
当前位置:首页 》政务公开 》最新政策
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津巴布韦共和国政府 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
2017-03-15阅读次数:7797[ 字体大小:   ]
  — 1 —
 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津巴布韦共和国政府
  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
 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津巴布韦共和国政府,愿意缔结对所得
  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(以下简称“协定”),达成协
  议如下:
  第一条人的范围
  本协定适用于缔约国一方或者同时为双方居民的人。
  第二条税种范围
  一、本协定适用于由缔约国一方或其地方当局对所得征收的税
  收,不论其征收方式如何。
  二、对全部所得或某项所得征收的税收,包括对来自转让动产
  或不动产的收益征收的税收,以及对资本增值征收的税收,应视为
  对所得征收的税收。
  三、本协定应特别适用的现行税种是:
  (一)在中国:
  1.个人所得税;
  2.企业所得税;
  (以下简称“中国税收”);
  (二)在津巴布韦:
  — 2 —
  1.所得税;
  2.非居民股东税;
  3.非居民酬金税;
  4.非居民特许权使用费税;
  5.财产收益税;
  6.居民利息税;
  (以下简称“津巴布韦税收”)。
  四、本协定也适用于本协定签订之日后征收的属于新增加的或
  者代替现行税种的相同或者实质相似的税收。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
  应在各自税法发生重要变动的合理时间内将该变动通知对方。
  第三条一般定义
  一、在本协定中,除上下文另有解释外:
  (一)“中国”一语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;用于地理概念时,
  是指所有适用中国有关税收法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,包括领陆、
  内水、领海及领空,以及根据国际法和国内法,中华人民共和国拥
  有主权权利或管辖权的领海以外的区域;
  (二)“津巴布韦”一语是指津巴布韦共和国;
  (三)“缔约国一方”和“缔约国另一方”的用语,按照上下
  文,是指中国或津巴布韦;
  (四)“税收”一语,按照上下文,是指中国税收或津巴布韦税
  收;
  (五)“人”一语包括个人、遗产、信托、公司和其他团体;
  — 3 —
  (六)“公司”一语是指法人团体或者在税收上视同法人团体
  的实体;
  (七)“企业”一语适用于开展任何营业活动;
  (八)“缔约国一方企业”和“缔约国另一方企业”的用语,
  分别指缔约国一方居民经营的企业和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经营的企
  业;
  (九)“国民”一语是指:
  1.任何拥有缔约国一方国籍的个人;
  2.任何按照缔约国一方现行法律成立的法人、合伙企业或团
  体;
  (十)“营业”一语包括从事专业性劳务或其他独立性活动;
  (十一)“国际运输”一语是指缔约国一方企业以船舶、船只、
  飞机、公路或铁路车辆经营的运输,不包括仅在缔约国另一方各地
  之间以船舶、船只、飞机、公路或铁路车辆经营的运输;
  (十二)“主管当局”一语是指:
  1. 在中国:
  国家税务总局或其授权的代表;
  2. 在津巴布韦:
  津巴布韦税务局局长或其授权的代表。
  二、缔约国一方在实施本协定时,对于未经本协定明确定义的
  任何用语,除上下文另有要求的以外,应当具有协定实施时该国适
  用于本协定的税种的法律所规定的含义。
  第四条居民
  — 4 —
  一、在本协定中,“缔约国一方居民”一语是指按照该缔约国
  法律,由于住所、居所、成立地、实际管理机构所在地或者其他类
  似标准,在该缔约国负有纳税义务的人。但是,这一用语不包括仅
  因来源于该缔约国一方的所得而在该缔约国一方负有纳税义务的
  人。
  二、由于第一款的规定,同时为缔约国双方居民的个人,其身
  份应按以下规则确定:
  (一)应认为是其永久性住所所在国的居民;如果在缔约国双
  方同时有永久性住所,应认为是与其个人和经济关系更密切(重要
  利益中心)的缔约国的居民;
  (二)如果其重要利益中心所在国无法确定,或者在缔约国任
  何一方都没有永久性住所,应认为仅是其习惯性居处所在国家的居
  民;
  (三)如果其在缔约国双方都有或者都没有习惯性居处,应认
  为是其国籍所属国家的居民;
  (四)如果发生双重国籍问题,或者其不是缔约国任何一方的
  国民,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通过协商解决。
  三、由于第一款的规定,除个人以外,同时为缔约国双方居民
  的人,应认为仅是其实际管理机构所在国家的居民。
  第五条常设机构
  一、在本协定中,“常设机构”一语是指企业进行全部或部分
  — 5 —
  营业的固定营业场所。
  二、“常设机构”一语特别包括:
  (一)管理场所;
  (二)分支机构;
  (三)办事处;
  (四)工厂;
  (五)作业场所;以及
  (六)矿场、油井或气井、采石场或者其他开采自然资源的场
  所。
  三、“常设机构”一语还包括:
  (一)建筑工地,建筑、装配或安装工程,或者与其有关的监
  督管理活动,但仅以该工地、工程或活动连续超过十二个月的为限;
  (二)缔约国一方企业通过雇员或者雇用的其他人员在缔约国
  另一方提供劳务,包括咨询劳务,但仅以该性质的活动在任何12 个
  月中连续或累计超过6 个月的为限。
  四、虽有本条上述规定,“常设机构”一语应认为不包括:
  (一)专为储存、陈列或者交付本企业货物或者商品的目的而
  使用的设施;
  (二)专为储存、陈列或者交付的目的而保存本企业货物或者
  商品的库存;
  (三)专为由另一企业加工的目的而保存本企业货物或者商品
  的库存;
  (四)专为本企业采购货物或者商品,或者搜集信息的目的所
  设的固定营业场所;
  — 6 —
  (五)专为本企业进行其他准备性或辅助性活动的目的所设的
  固定营业场所;
  (六)专为本款第(一)项至第(五)项活动的结合所设的固
  定营业场所,如果由于这种结合使该固定营业场所的全部活动属于
  准备性质或辅助性质。
  五、虽有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,当一个人(除适用第六款规
  定的独立地位代理人以外)在缔约国一方代表缔约国另一方的企业
  进行活动,有权以该企业的名义订立合同并经常行使这种权力,这
  个人为该企业进行的任何活动,应认为该企业在该缔约国一方设有
  常设机构,除非这个人通过固定营业场所进行的活动限于第四款的
  规定。按照该款规定,不应认为该固定营业场所是常设机构。
  六、缔约国一方企业仅通过按常规经营本身业务的经纪人、一
  般佣金代理人或者任何其他独立地位代理人在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
  业,不应认为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设有常设机构。但如果这个代理人
  的活动全部或几乎全部代表该企业,则不应认为是本款所指的独立
  代理人。
  七、缔约国一方的居民公司,控制或被控制于缔约国另一方的
  居民公司或者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的公司(不论是否通过常
  设机构),仅凭此项事实不能使任何一方公司构成另一方公司的常
  设机构。
  第六条不动产所得
  一、缔约国一方居民从位于缔约国另一方的不动产取得的所得
  — 7 —
  (包括农业或林业所得),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二、“不动产”一语应当具有财产所在地的缔约国的法律所规
  定的含义。该用语在任何情况下应包括附属于不动产的财产,农业
  和林业所使用的牲畜和设备,有关地产的一般法律规定所适用的权
  利,不动产的用益权以及由于开采或有权开采矿藏、水源和其他自
  然资源取得的不固定或固定收入的权利。船舶和飞机不应视为不动
  产。
  三、第一款的规定应适用于从直接使用、出租或者以任何其他
  形式使用不动产取得的所得。
  四、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规定也适用于企业的不动产所得。
  第七条营业利润
  一、缔约国一方企业的利润应仅在该缔约国征税,但该企业通
  过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的除外。
  如果该企业通过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缔约国另一方进行
  营业,则其利润可以在缔约国另一方征税,但应仅以归属于该常设机
  构的利润为限。
  二、除适用本条第三款的规定以外,缔约国一方企业通过设在
  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,应将该常设机
  构视同在相同或类似情况下从事相同或类似活动的独立分设企业,
  并同该常设机构所隶属的企业完全独立处理,该常设机构可能得到
  的利润在缔约国双方应归属于该常设机构。
  三、在确定常设机构的利润时,应当允许扣除为常设机构营业
  — 8 —
  目的发生的各项费用,包括行政和一般管理费用,不论其发生于该
  常设机构所在国还是其他地方。
  四、如果缔约国一方习惯于以企业总利润按一定比例分配给所
  属各单位的方法来确定常设机构的利润,则第二款规定并不妨碍该
  缔约国一方按这种习惯分配方法确定其应税利润。但是,采用的分
  配方法所得到的结果,应与本条所规定的原则一致。
  五、不应仅由于常设机构为本企业采购货物或商品,而将利润
  归属于该常设机构。
  六、在执行上述各款时,除有适当的和充分的理由需要变动外,
  每年应采用相同的方法确定归属于常设机构的利润。
  七、利润中如果包括本协定其他各条单独规定的所得项目时,
  本条规定不应影响其他各条的规定。
  第八条国际运输
  一、缔约国一方企业以使用或出租船舶、船只、飞机、铁路或
  公路车辆经营国际运输业务所取得的利润,以及作为以船舶、船只、
  飞机、铁路或公路车辆经营国际运输业务附属活动的出租集装箱和
  相关设备所取得的利润,应仅在企业实际管理机构所在的缔约国征
  税。
  二、海运企业的实际管理机构设在船舶或船只上的,应以船舶
  或船只母港所在的缔约国为所在国;没有母港的,应以船舶或船只
  经营者为其居民的缔约国为所在国。
  三、第一款的规定也适用于参加合伙经营、联合经营或者国际
  — 9 —
  经营机构取得的利润。
  第九条关联企业
  一、在下列任何一种情况下:
  (一)缔约国一方企业直接或者间接参与缔约国另一方企业的
  管理、控制或资本,或者
  (二)相同的人直接或者间接参与缔约国一方企业和缔约国另
  一方企业的管理、控制或资本,
  两个企业之间商业或财务关系的构成条件不同于独立企业之间
  商业或财务关系的构成条件,并且由于这些条件的存在,导致其中
  一个企业没有取得其本应取得的利润,则可以将这部分利润计入该
  企业的所得,并据以征税。
  二、缔约国一方将缔约国另一方已征税的企业利润——在两个
  企业之间的关系是独立企业之间关系的情况下,这部分利润本应由
  该缔约国一方企业取得——包括在该缔约国一方企业的利润内征税
  时,缔约国另一方应对这部分利润所征收的税额加以调整。在确定
  调整时,应对本协定其他规定予以注意。如有必要,缔约国双方主
  管当局应相互协商。
  第十条股息
  一、缔约国一方居民公司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股息,可
  以在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— 10 —
  二、然而,这些股息也可以在支付股息的公司是其居民的缔约
  国,按照该缔约国的法律征税。但是,如果股息的受益所有人是缔
  约国另一方居民,则所征税款:
  (一)在受益所有人是公司,并直接或间接拥有支付股息的公
  司至少25%资本的情况下,不应超过股息总额的2.5%;
  (二)在其他情况下,不应超过股息总额的7.5%。
  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协商确定实施限制税率的方式。
  本款不应影响对该公司支付股息前的利润征税。
  三、本条“股息”一语是指从股份或者非债权关系分享利润的
  其他权利取得的所得,以及按照分配利润的公司是其居民的缔约国
  法律,视同股份所得同样征税的其他公司权利取得的所得。
  四、如果股息受益所有人作为缔约国一方居民,在支付股息的
  公司是其居民的缔约国另一方,通过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
  进行营业,据以支付股息的股份与该常设机构有实际联系的,不适
  用本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。在这种情况下,应适用第七条的规
  定。
  五、缔约国一方居民公司从缔约国另一方取得利润或所得,该
  缔约国另一方不得对该公司支付的股息征税,也不得对该公司的未
  分配利润征税,即使支付的股息或未分配利润全部或部分是发生于
  缔约国另一方的利润或所得。但是,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股
  息或者据以支付股息的股份与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有实际
  联系的除外。
  六、如果据以支付股息的股份或其他权利的产生或分配,是由
  任何人以取得本条利益为主要目的或目的之一而安排的,则本条规
  — 11 —
  定不适用。
  第十一条利息
  一、发生于缔约国一方而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利息,可
  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二、然而,这些利息也可以在其发生的缔约国,按照该缔约国
  的法律征税。但是,如果利息的受益所有人是缔约国另一方居民,
  则所征税款不应超过利息总额的7.5%。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协商
  确定实施限制税率的方式。
  三、虽有第二款的规定,发生于缔约国一方而由缔约国另一方
  政府、地方当局、中央银行或者完全为缔约国另一方政府所拥有的
  金融机构取得的利息;或者由该缔约国另一方任何其他居民取得的
  利息,其债权是由该缔约国另一方政府、地方当局、中央银行或者
  完全为缔约国另一方政府所拥有的金融机构间接提供资金的,应在
  该缔约国一方免税。
  四、本条“利息”一语是指从各种债权取得的所得,不论其有
  无抵押担保或者是否有权分享债务人的利润;特别是从公债、债券
  或者信用债券取得的所得,包括其溢价和奖金。由于延期支付而产
  生的罚款不应视为本条所规定的利息。
  五、如果利息受益所有人作为缔约国一方居民,在利息发生的
  缔约国另一方,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进行营业,据
  以支付该利息的债权与该常设机构有实际联系的,不适用本条第一
  款、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。在这种情况下,应适用第七条的规定。
  — 12 —
  六、如果支付利息的人是缔约国一方政府、其地方当局或居民,
  应认为该利息发生在该缔约国。然而,如果支付利息的人——不论
  是否为缔约国一方居民——在缔约国一方设有常设机构,支付该利
  息的债务与该常设机构有联系,并由其负担该利息,上述利息应认
  为发生于该常设机构所在的缔约国。
  七、由于支付利息的人与受益所有人之间或者他们与其他人之
  间的特殊关系,就有关债权所支付的利息数额超出支付人与受益所
  有人没有上述关系所能同意的数额时,本条规定应仅适用于在没有
  上述关系情况下所能同意的数额。在这种情况下,对该支付款项的
  超出部分,仍应按各缔约国的法律征税,但应对本协定其他规定予
  以适当注意。
  八、如果据以支付利息的债权的产生或分配,是由任何人以取
  得本条利益为主要目的或目的之一而安排的,则本条规定不适用。
  第十二条特许权使用费
  一、发生于缔约国一方而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特许权使
  用费,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二、然而,这些特许权使用费也可以在其发生的缔约国,按照
  该缔约国的法律征税。但是,如果特许权使用费的受益所有人是缔
  约国另一方居民,则所征税款不应超过特许权使用费总额的7.5%。
  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协商确定实施该限制税率的方式。
  三、虽有第二款的规定,发生于缔约国一方而由缔约国另一方
  政府或地方当局取得的特许权使用费,应在该缔约国一方免税。
  — 13 —
  四、本条“特许权使用费”一语是指为使用或有权使用任何文
  学、艺术或科学著作(包括电影影片)的版权,任何专利、商标、
  设计或模型、图纸、秘密配方或秘密程序,或者为有关工业、商业、
  科学经验的信息所支付的作为报酬的各种款项。
  五、如果特许权使用费受益所有人作为缔约国一方居民,在特
  许权使用费发生的缔约国另一方,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
  机构进行营业,据以支付该特许权使用费的权利或财产与该常设机
  构有实际联系的,不适用本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。在这种情况
  下,应适用第七条的规定。
  六、如果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人是缔约国一方政府、其地方当
  局或居民,应认为该特许权使用费发生在该缔约国。然而,如果支
  付特许权使用费的人——不论是否为缔约国一方居民——在缔约国
  一方设有常设机构,支付该特许权使用费的义务与该常设机构有联
  系,并由其负担该特许权使用费,上述特许权使用费应认为发生于
  该常设机构所在的缔约国。
  七、由于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人与受益所有人之间或他们与其
  他人之间的特殊关系,就有关使用、权利或信息所支付的特许权使
  用费数额超出支付人与受益所有人没有上述关系所能同意的数额
  时,本条规定应仅适用于在没有上述关系情况下所能同意的数额。
  在这种情况下,对该支付款项的超出部分,仍应按各缔约国的法律
  征税,但应对本协定其他规定予以适当注意。
  八、如果特许权使用费据以支付的权利的产生或分配,是由任
  何人以取得本条利益为主要目的或目的之一而安排的,则本条规定
  不适用。
  — 14 —
  第十三条财产收益
  一、缔约国一方居民转让第六条所述位于缔约国另一方的不动
  产取得的收益,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二、转让缔约国一方企业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营业财产
  部分的动产取得的收益,包括转让常设机构(单独或者随同整个企
  业)取得的收益,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三、缔约国一方企业转让从事国际运输的船舶、飞机、船只或
  公路、铁路车辆,或者转让附属于经营上述船舶、飞机、船只、公
  路、铁路车辆的动产取得的收益,应仅在企业实际管理机构所在的
  缔约国征税。
  四、缔约国一方居民转让股份取得的收益,如果该股份价值的
  50%(不含)以上直接或间接来自位于缔约国另一方的不动产,可以
  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五、转让第四款所述以外的其他股份取得的收益,该股份又相
  当于缔约国一方居民公司至少50%的股权,可以在该缔约国一方征
  税。
  六、转让本条以上各款所述财产以外的其他财产取得的收益,
  应仅在转让者为其居民的缔约国一方征税。
  第十四条受雇所得
  一、除适用第十五条、第十七条、第十八条和第十九条的规定
  — 15 —
  外,缔约国一方居民因受雇取得的薪金、工资和其他类似报酬,除
  在缔约国另一方从事受雇的活动以外,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。
  在缔约国另一方从事受雇活动取得的报酬,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
  征税。
  二、虽有第一款的规定,缔约国一方居民因在缔约国另一方从
  事受雇活动取得的报酬,同时具有以下三个条件的,应仅在该缔约
  国一方征税:
  (一)收款人在有关日历年度内在缔约国另一方停留连续或累
  计不超过183 天;
  (二)该项报酬由并非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雇主支付或代表该
  雇主支付;
  (三)该项报酬不是由雇主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所负
  担。
  三、虽有本条上述规定,在缔约国一方企业经营国际运输的船
  舶、船只、飞机、公路或铁路车辆上从事受雇活动取得的报酬,应
  仅在该缔约国征税。
  第十五条董事费
  缔约国一方居民作为缔约国另一方居民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取得
  的董事费和其他类似款项,可以在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第十六条演艺人员和运动员
  — 16 —
  一、虽有第十四条的规定,缔约国一方居民作为表演者,如戏
  剧、电影、广播或电视演艺人员或音乐家,或作为运动员,在缔约
  国另一方从事个人活动取得的所得,可以在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二、表演者或运动员从事个人活动取得的所得,未归属于表演
  者或运动员本人,而归属于其他人时,虽有第七条和第十四条的规
  定,该所得仍可以在该表演者或运动员从事其活动的缔约国征税。
  三、虽有本条上述规定,作为缔约国一方居民的表演者或运动
  员在缔约国另一方按照缔约国双方政府的文化交流计划进行活动取
  得的所得,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应予免税。
  第十七条退休金
  一、除适用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外,因以前的雇佣关系支付
  给缔约国一方居民的退休金和其他类似报酬,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
  征税。
  二、虽有第一款的规定,缔约国一方政府或其地方当局按社会
  保险制度的公共福利计划支付的退休金和其他类似款项,应仅在该
  缔约国一方征税。
  第十八条政府服务
  一、(一)缔约国一方政府或其地方当局对履行政府职责向其
  提供服务的个人支付退休金以外的薪金、工资和其他类似报酬,应
  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。
  — 17 —
  (二)但是,如果该项服务是在缔约国另一方提供,而且提供
  服务的个人是该缔约国另一方居民,并且该居民:
  1.是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国民;或者
  2.不是仅由于提供该项服务而成为该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,
  该项薪金、工资和其他类似报酬应仅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二、(一)缔约国一方政府或地方当局支付或者从其建立的基
  金中支付给向其提供服务的个人的退休金,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
  税。
  (二)但是,如果提供服务的个人是缔约国另一方居民,并且
  是其国民的,该项退休金应仅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。
  三、第十四条、第十五条、第十六条和第十七条的规定,应适
  用于向缔约国一方政府或地方当局举办的事业提供服务取得的薪
  金、工资和其他类似报酬。
  第十九条教师和研究人员
  一、任何个人是、或者在紧接前往缔约国一方之前曾是缔约国
  另一方居民,主要为在缔约国一方政府认可的大学、学院、学校或
  教育机构、科研机构从事教育、讲学或研究的目的而停留在该缔约
  国一方,对其由于教学、讲学或研究取得的报酬,该缔约国一方应
  自其第一次到达之日起, 三年内免予征税。
  二、本条第一款的规定不适用于并非为了公共利益,而主要是
  为了某人或某些人的私人利益开展研究活动取得的所得。
  — 18 —
  第二十条学生
  一、如果学生、企业实习生或学徒是缔约国一方居民,或者在
  紧接前往缔约国另一方之前曾是缔约国一方居民,仅由于接受教育
  或培训的目的停留在该缔约国另一方,对其为了维持生活、接受教
  育或培训的目的而收到的来源于该缔约国另一方以外的款项,该缔
  约国另一方应免予征税。
  二、第一款所述学生、企业实习生或学徒取得的未包括在第一
  款中的赠款、奖学金和劳务报酬,在接受教育或培训期间,应与其
  所停留国居民享受同样的减免税优惠。
  第二十一条其他所得
  一、缔约国一方居民取得的各项所得,不论发生于何地,凡本
  协定上述各条未作规定的,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。
  二、第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不动产所得以外的其他所得,如果所
  得收款人为缔约国一方居民,通过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
  该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,据以支付所得的权利或财产与该常设机
  构有实际联系的,不适用第一款的规定。在这种情况下,应适用第
  七条的规定。
  第二十二条消除双重征税方法
  一、在中国,消除双重征税如下:
  — 19 —
  (一)中国居民从津巴布韦取得的所得,按照本协定规定在津
  巴布韦缴纳的税额,可以在对该居民征收的中国税收中抵免。但是,
  抵免额不应超过对该项所得按照中国税法和规章计算的中国税收数
  额。
  (二)从津巴布韦取得的所得是津巴布韦居民公司支付给中国
  居民公司的股息,并且该中国居民公司拥有支付股息公司股份不少
  于10%的,该项抵免应考虑支付该股息公司就该项所得缴纳的津巴布
  韦税收。
  二、在津巴布韦,消除双重征税如下:
  按照津巴布韦关于允许从津巴布韦应纳税额中抵免津巴布韦境
  外应纳税额的法律规定(不应影响本款的一般原则),来源于中国
  的应税所得或收益应在中国缴纳的税款,无论是直接缴纳还是扣缴,
  应当允许从该笔所得或收益在津巴布韦的应纳税额中抵免。但是,
  抵免额不应超过该项所得按照津巴布韦税收法律和法规计算的津巴
  布韦应纳税额。
  第二十三条非歧视待遇
  一、缔约国一方的国民在缔约国另一方负担的税收或者有关要
  求,在相同情况下,不应与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国民负担或可能负担
  的税收或者有关要求不同或比其更重。虽有第一条的规定,本规定
  也应适用于不是缔约国一方或者双方居民的人。
  二、缔约国一方企业在缔约国另一方常设机构的税收负担,不
  应高于缔约国另一方对从事同样活动的本国企业征收的税收。本规
  — 20 —
  定不应理解为缔约国一方由于民事地位、家庭责任而给予本国居民
  的任何税收上的个人补贴、优惠和减免也必须给予缔约国另一方居
  民。
  三、除适用第九条第一款、第十一条第七款或第十二条第七款
  的规定外,缔约国一方企业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利息、特许
  权使用费和其他款项,在确定该企业应纳税利润时,应像支付给该
  缔约国一方居民的一样,在相同情况下予以扣除。同样,缔约国一
  方企业对缔约国另一方居民所欠的任何债务,在确定该企业的应纳
  税财产时,应像欠债于该缔约国一方居民的一样,在相同情况下予
  以扣除。
  四、缔约国一方企业的资本全部或部分、直接或间接为缔约国
  另一方一个或多个居民拥有或控制,该企业在该缔约国一方负担的
  税收或者有关要求,不应与该缔约国一方其他同类企业负担或可能
  负担的税收或者有关要求不同或比其更重。
  五、虽有第二条的规定,本条规定应适用于所有种类和性质的
  税收。
  第二十四条相互协商程序
  一、如有人认为,缔约国一方或者双方所采取的措施,导致或
  将导致对其的征税不符合本协定的规定时,可以不考虑各缔约国国
  内法律的救济办法,将案情提交该人为其居民的缔约国主管当局,
  或者如果其案情属于第二十三条第一款,可以提交该人为其国民的
  缔约国主管当局。该项案情必须在不符合本协定规定的征税措施第
  — 21 —
  一次通知之日起3 年内提出。
  二、上述主管当局如果认为所提意见合理,又不能单方面圆满
  解决时,应设法同缔约国另一方主管当局相互协商解决,以避免不
  符合本协定的征税。达成的协议应予执行,而不受各缔约国国内法
  律规定的期限的限制。
  三、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通过相互协商设法解决在解释或实
  施本协定时所发生的困难或疑义,也可以对本协定未作规定的消除
  双重征税问题进行协商。
  四、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为达成上述条款的协议,可以相互直
  接联系。为有助于达成协议,双方主管当局的代表可以进行会谈,
  口头交换意见。
  第二十五条信息交换
  一、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交换可以预见的与执行本协定的规
  定相关的信息,或与执行缔约国双方或地方当局征收的各种税收的
  国内法律相关的信息,以根据这些法律征税与本协定不相抵触为限。
  信息交换不受第一条和第二条的限制。
  二、缔约国一方根据第一款收到的任何信息,都应和根据该国
  国内法所获得的信息一样作密件处理,仅应告知与第一款所指税收
  有关的评估、征收、执行、起诉或上诉裁决有关的人员或当局(包
  括法院和行政部门)及其监督部门。上述人员或当局应仅为上述目
  的使用该信息,但可以在公开法庭的诉讼程序或法庭判决中披露有
  关信息。
  — 22 —
  三、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在任何情况下不应被理解为缔约国
  一方有以下义务:
  (一)采取与该缔约国一方或缔约国另一方的法律和行政惯例
  相违背的行政措施;
  (二)提供按照该缔约国一方或缔约国另一方的法律或正常行
  政渠道不能得到的信息;
  (三)提供泄露任何贸易、经营、工业、商业或专业秘密或贸
  易过程的信息或者泄露会违反公共政策(“公共秩序”)的信息。
  四、如果缔约国一方根据本条请求信息,缔约国另一方应使用
  其信息收集手段取得所请求的信息,即使缔约国另一方可能并不因
  其税务目的需要该信息。前句所确定的义务受第三款的限制,但是
  这些限制在任何情况下不应被理解为允许缔约国一方仅因该信息没
  有国内利益而拒绝提供。
  五、在任何情况下,第三款的规定不应被理解为允许缔约国一
  方仅因信息由银行、其他金融机构、被指定人、代理人或受托人所
  持有,或者因信息与人的所有权权益有关,而拒绝提供。
  第二十六条外交代表和领事官员
  本协定应不影响按国际法一般原则或特别协定规定的外交代表
  或领事官员的税收特权。
  第二十七条生效
  — 23 —
  缔约国一方应通过外交途径通知缔约国另一方已完成本协定生
  效所必需的国内程序。本协定自后一份通知收到之日起生效。本协
  定应适用于本协定生效年度次年1 月1 日或以后开始的纳税年度取
  得的所得。
  第二十八条终止
  本协定应长期有效,但缔约国任何一方可以在本协定生效之日
  起满5 年后任何历年6 月30 日或以前,通过外交途径书面通知对方
  终止本协定。本协定对终止通知发出年度的次年1 月1 日或以后开
  始的纳税年度中取得的所得停止有效。
  下列代表,经各自政府正式授权,在本协定上签字,以昭信守。
  本协定于2015 年12 月1 日在哈拉雷签订,一式两份,每份均
  用中文和英文写成,两种文本同等作准。
  — 24 —
 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津巴布韦共和国政府
  代表代表
  王军奇纳马萨
责任编辑: 来源:
-- 返回 --
主办单位:北京市东城区地方税务局 技术支持:北京博士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建议使用 IE 5.0 以上,分辨率 1024*768 浏览本网站